永别了!从今天开始,Flash将正式“退役”

来源:极客公园

作者:沈知涵

原标题:永别了,Flash

因为Flash,互联网得以变成今天的模样。

“设个闹钟,夜里爬起来偷菜。”

十几年前,80后玩《开心农场》、《黄金矿工》、《森林冰火人》的痴迷劲儿就跟今天90后、00后熬夜刷抖音差不多。这些游戏简单、易上手,且无一例外都是用Flash制作,而4399、7K7K、2144……这些五花八门的Flash小游戏网站,也成为很多人游戏启蒙的开端。

然而从今天开始,Flash将正式“退役”。早在2017年,“亲妈”Adobe就宣布将在2020年12月31日停止对FlashPlayer更新,鼓励内容开发者转换为其他开放格式。

Adobe舍弃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变得低效和臃肿的产品,并不意外。作为曾经人们玩游戏、看视频的“默认方式”,从高光时期接近98%的市场占有率,到现在不足4%,Flash的结局不免令人唏嘘。

Flash的发展历程很好地印证了一句话:只有始终迭代的技术,所有红极一时的产品走到时代的交叉路口,选择只有两种:要么进化,要么被更好的产品所替代。

Flash缔造的“网页时代”

WiredUK如此评论Flash对于互联网的重要意义:1996年之前,互联网是一个静默、沉闷的地方,Flash的出现开始让它充满声音和色彩,预示着现代互联网(modernweb)的到来。

Web1.0时代,网页多是文字排版和分辨率极低的图片,Flash通过矢量格式的图片和动画,既解决失真问题,又将图片大小压缩到几十到几百KB。

Flash并非Adobe亲生。Flash源起一款矢量绘图软件,万维网的出现让创始人JonathanGay意识到他们可以创建一款制作网页动画的程序(FutureSplashAnimator),以及动画播放器(FutureSplashPlayer),以“全套网络图形工具”为卖点在1996年发布。

“在此之前制作动画应该是动画工作室分内之事,当时动画发行渠道也只局限在录像带。”这是FutureSplash所带来的突破性意义。

其实在产品面世前,公司因经营不善找到Adobe希望被收购。不过后者当时的重心在一款PDF编辑软件Acrobat上,用“如果人们需要动画,我们可以在Acrobat里添加动画功能”的理由拒绝了。

接着,FutureSplash找到新的卖家——Macromedia,更名为如今我们熟知的Flash。微软、迪士尼迅速发掘了这家小公司,分别将其产品应用在MSN门户网站,多媒体儿童内容。“1998年,Flash已经站稳了脚跟,对于那些想要比当时Web标准提供更炫酷一些的网站开发者来说,Flash是既定的选择,越是那些将Web看作新媒介的创意艺术家,越欢迎Flash。”ArsTechnica写道。

由Flash驱动的内容产业逐渐扩展到动画、游戏、Web开发、在线广告等领域,并且围绕这一技术催生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公司。

在Web视频,Flash也发挥了巨大价值。当意识到微软等巨头的Web视频解决方案是复制传统电视体验,而在互联网初期远达不到时,Flash再一次利用简单和易用的属性,很快占领了市场。2015年之前,Flash一直都是YouTube的默认播放器,国内土豆、优酷等视频播放网站也将Flash视为“行业标准”。

拒绝收购Flash的十年之后,Adobe再也坐不住了。它以36亿美元收购了Macromedia,其中30亿是为Flash开出的价码。

拐点到来前的溃败

第一个站出来反对Flash的是乔布斯。

2010年,Flash风头正盛时,乔布斯一篇“我对于Flash的思考”,在外界看来就如给“棺材板钉上了第一颗钉子”。他直指Flash封闭,坚持作为独立的第三方插件,不兼容触控屏。Flash给用户的体验还依然停留在PC端,在可靠性、安全性、性能上越来越成问题。

2011年,Adobe宣布停止安卓版FlashPlayer的开发,这意味着Flash彻底折戟在移动端。

溃败并不是从乔布斯站出来的这一刻开始的。现在Flash能解码编码H.264,3D渲染,播放7.1声道环绕声,支持游戏手柄,逐渐变得臃肿,连乔布斯都称“Flash是导致Mac经常崩溃的罪魁祸首”。加上易于开发,利用Flash开发的产品也愈发庞杂,粗制滥造的产品在网络泛滥。

而让巨头纷纷抛弃Flash的原因还是因为封闭。随着HTML5、CSS、JavaScript等开放的网络标准日渐成熟,苹果、微软都举双手欢迎。开发者逐渐抛弃安全漏洞多、消耗资源多的Flash,尤其对于吃电池续航的移动端来说。

2015年,安全机构NTTGroup发布报告,漏洞攻击者最钟情的“目标”从Java转移到Flash,后者包揽了十个最危险的安全漏洞。

这让Chrome、Firefox等浏览器暂停对Flash的支持。Chrome的声明令人唏嘘,它写道,“2014年,80%的桌面Chrome用户每天访问至少一个含有Flash内容的网站,2017年这一数字下跌到17%,并且还在持续下跌。”

曾经神坛上的Flash正在一步一步跌落,Facebook转用不需要安装插件的HTML5技术来播放视频和社交游戏,目前微软也确认Windows10的下一次更新将自动删除Flash。Adobe自己更是通过弹窗提醒用户永久删除该软件。

再见Flash,爷青结

Flash的一个重要意义是在带宽不高的年代让人们看上动画和视频,到了中国之后,它却因为“牛皮癣”式的弹窗广告遭人唾骂和白眼。然而今天,不能以一款产品好坏的角度看待它,或多或少,Flash都作为构建一段互联网历史的存在。

足够多的受众、低成本的开发工具、支持所有Web浏览器的跨平台便捷性,Flash催生了Flash动画、游戏制作这一职业,在中国他们有一个非常形象的代名词——闪客。

Newgrounds(Flash游戏门户网站)创始人TomFulp回忆道,“2007年那时候,靠制作Flash游戏就可以谋生了。制作自己想要的游戏,并且养活自己,几乎是每个人的梦想,真的很有趣。”在中国也一样,在还不是遍地闪客的时候,有人靠着制作Flash拿到人生第一桶金。

“Flash激活了我们现在视为当然的内容创作文化和氛围。”WiredUK一文中写道。

无奈时间的脚步从不停歇。当Flash弊端愈发横生,新鲜互联网事物层出不穷,它的退场不过是顺应了技术浪潮的交替,就连原来充斥着Flash小游戏的4399,也逐渐被H5小游戏代替填满。

从发布关停声明起,已经有多个互联网项目着手保存已有的Flash作品,小小系列、《魔塔》、《皇家守卫军》、《森林冰火人》、《闪客快打》…

人们拥抱更加完美的技术,但让无数人不舍的是,在贫瘠的互联网初期,“闪客们”仅用一台电脑和一根网线就创造了如此多美好的回忆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ydxfxt.com/149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